王丹凤:风华绝代小周璇,至今犹记小燕子

王丹凤:风华绝代小周璇,至今犹记小燕子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儿……”电影《护理日记》中的插曲《小燕子》由于朗朗上口的旋律成为了永久的年代金曲,片中主演王丹凤也正是这首歌的演唱者。我国香港歌手罗文曾回想,“早年在广州念小学的时分,班上分红两派。一派迷王丹凤,另一派迷王晓棠。我是王丹凤迷,但凡她演的电影,如《护理日记》《海魂》《家》等片,我上映一部看一部,《护理日记》我都看了三遍,插曲‘小燕子’我都背出来了,至今还能自始至终唱下来。” 出生地:上海 生平:1924-2018 原名:王玉凤 作业单位:上海电影制片厂 朱石麟慧眼识“凤”,《新渔光曲》成为经典 荧幕上光芒四射的美,是王丹凤留给观众的榜首形象。而“有点像王丹凤”也成为其时衡量美丽程度的表述之一。她被评为“五十年代最美女星”,在侨居美国时,张爱玲曾在写给友人的信中提到“宁波人美丽的多,如王丹凤……” 受喜爱地方戏的父亲的影响,本籍浙江宁波的王丹凤从小就爱看电影,把周璇、袁美云、胡蝶等人作为自己的“芳华偶像”,初中结业时她在受朋友约请观赏天一影片公司时被导演朱石麟发现,并在其电影《刀山火海》中扮演了一个小丫头。朱石麟对她寄予厚望,还特别将“王玉凤”这个原名改成了“王丹凤”,有“丹凤朝阳”之意。 1941年,17岁的王丹凤在影片《新渔光曲》中初次露脸,被称为“小周璇”,演戏歌唱俱佳,成为了当年最红的女明星之一。多年后有人提到王丹凤“小周璇”的称谓时,她仍然会有些害臊地表明:“我比周璇差得多了,周璇是真的很有名,也长得很美丽。” 尔后王丹凤先后参演了《女理发师》《桃花扇》《三朵花》《合家欢》《两代女人》等影片,赴香港拍片期间更是影迷遍及东南亚,影响了整个华人圈。从1941年从影到1980年息影,她留下了50多个荧幕经典艺术形象,她的典雅气质让她成为了人们心目中最闪亮的电影明星之一。 脚踏实地演戏,也“惧怕”演戏 王丹凤有大批影迷,自己却不爱交际,也不爱自动争夺人物,每逢有导演拿着新戏的剧本找到她的时分,她的榜首反响便是犹疑,忧虑自己演欠好,或许一定要提早做很多的功课才会接下人物。 她体会过护理、理发师、售票员等多种作业,为了体会人物跑去下乡半年,学习插秧、下田、翻土,和乡民同吃同住,一个月才回一次家。“白日跟着一同做农活,插秧翻土都学,他们戴一个大草帽,我也戴一个,这种体会好,今后演农人就天然了,那家的大嫂、老太太人好,叫我丹凤囡囡”。 王丹凤在《护理日记》中扮演简素华。 在出演《护理日记》女主角简素华之前,王丹凤从未扮演过这类的新我国女人人物,她特地来到上海护理专科学校,看望行将结业的护理们。并且在外景地包头钢铁厂深化到青年女工中,了解她们的日子。导演请她亲身演唱主题歌,她急速回绝,理由是自己不是专业的,应该请专业歌唱家来配唱,直到导演用人物自身的设定压服她。电影公映之后,上海护理学校报名考试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部队。 1962年天马电影影片厂拍照喜剧片《女理发师》,王丹凤忧虑一贯主演悲惨剧体裁的自己无法驾御喜剧人物,也很难被广大观众承受,对导讲演“你看错人了”。接下戏后她拜了上海南京路理发店的沪上名剪刘瑞卿为师,天天按时去学习剪头发、刮胡子,片中她总是拿白布掸椅子的动作就受这段阅历启示而来。不少闻讯的影迷们有理发店门前排起了长队,只想一睹王丹凤的风貌。 电影《桃花扇》是其时仅建立五年的西影的翻身之作,已不惑之年的王丹凤为了演好芳华妙龄的李香君,整日弹唱默戏,闭不出门,电影的编排师薛效强是她的影迷,他曾在回想王丹凤时说道:“我形象最深的是她作业极端仔细,和蔼可亲也没有什么明星架子。”“咱们其时在西湖周围拍照,她却不大出门,常常在15平米的小房子里,忍着湿热仔细看剧本,用簿本记载自己的扮演。” 王丹凤曾回想说,关于前期拍照的戏,她甚至都欠好意思回看,特别是自己扮演的部分,“看不下去,我其时没阅历,我拍戏还很惧怕,怕人家今后不给我戏拍了,后来发现没有,挺多人找我拍戏,胆子才渐渐大了。” 自动息影,“不要把曩昔好的形象毁了” 1980年,56岁的王丹凤出演生计最终著作《玉色蝴蝶》,在片中从16岁演到60岁。她曾回想说自己在拍年青戏份时感到很伤心,“知道自己的年纪和人物的间隔比较大,一方面又喜爱这个人物,所以比较对立。仅有的方法便是钻到戏里去,不要想年纪不年纪。”所以她坚持每天早上四点起来化装从不诉苦,对自己在荧幕上的形象和演技的要求近乎严苛。 息影之后她给自己定下了三个准则:不参与活动、不承受拜访、不与他人合影。她说:“我可要对得起我的老观众,让他们知道王丹凤仍是他们心目中的‘小燕子’。”“心里有点伤心,但适宜的戏很少,不要把曩昔好的形象毁了。” 直到被第20届上海世界电影节颁发终身成就奖,坐着轮椅的她才出现在观众们的面前。王丹凤的女儿柳芯回想说,为了让观众有一个好的形象,王丹凤一丝不苟地精心预备,一句“大家好,感谢上海世界电影节给我的荣誉,祝华语电影越办越好”,王丹凤花了两个多星期的时刻,每天就背这几句话。主持人曹可凡难忘最终一次与王丹凤长谈,“她在我嘉宾的留言簿上写了四个字,我觉得念起来振聋发聩,即‘深化日子’。” 在柳芯的形象中,王丹凤十分低沉,作业以外不参与社会活动,下了班就骑着自行车往家跑。“妈妈不喜爱出风头,与世无争。不过即便是在家里,妈妈也会很辛苦地作业,每部戏开拍前,妈妈总会把剧本带回家,吃完饭就看剧本,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一句话一句话地揣摩。” 艺人梁波罗曾回想与王丹凤在电影节开幕式上见面的阅历,记住王丹凤低沉谦逊,不善言辞,讲话特别简略,却总是提早抵达,安静地端坐在一隅。她崇尚美也寻求美,即便在物资匮乏的磨难时期也会在寒冬改换不同色泽的绒线假领装点非蓝即黑的冬装。 新京报记者 李妍 修改 黄嘉龄 校正 翟永军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